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
民间借贷在法律思维基本规则下“崩裂
发布于:2016-3-23 15:52:33 点击量:
 民间借贷在法律思维基本规则下“崩裂”
作者:黄永进  发布时间:2015-05-08 13:55:04 打印 字号: 大 | 中 | 小
《司法推理与法官思维》与《民法思维》是笔者同时阅读的二本书,这让笔者深刻理解了法律思维的基本规则的重要性。笔者越来越感到法律思维的基本规则是法官解决诉讼争议的思维原则,既可以规范审理执行,又可以拓宽审理执行的思路。在阅读时,正是世界金融危机不见好转,已经影响到国内的借贷资本有序运行的时期。法院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数大幅上扬,涉案标的逐年递增,审理难度日益加大,本地与沪宁线多家法院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审理执行告急,其他一些法院同样告急。这说明民间借贷纠纷已经悠关社会经济,亟需寻找有效的解决办法。
 
民间借贷看似简单,但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问题,笔者应用法律思维的基本规则,进行了认真的思考,发现采用此规则才能很好地解决问题,民间借贷在法律思维的基本规则下 “崩裂”了,原来所谓的民间借贷已经大大超出了真正的民间借贷范畴,民间借贷互助的旗帜下,竟然存在着大量的不公、剥削、非法勾当,遏制了民间借贷互助的作用。下面就从法律思维的基本规则对民间借贷纠纷进行研究。
 
法律思维的基本规则有六项,即合法性优于客观真实性,以权利义务的分析作为基本逻辑线索,形式合理性优于实质合理性,程序公正优于实体公正,普遍正义优于个案正义,理由优于结论。
 
法律思维的首要规则是合法性优于客观真实性。法律思维的实质就是一种合法性思维,民间借贷的合法性因此也是首要问题。人民法院能受理的应当是合法的民间借贷。那么是不是所有的民间借贷都是合法的?事实上,民间借贷与非法金融活动总是相伴而存,容易演变成高利贷、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刑事犯罪,在司法实践中,通过虚构债务以达到逃避债务、转移资产、侵占他人财产情形屡有发生,也有部分当事人主张的借贷是赌债、水钱,也有系因同居、不正当关系等行为产生的“青春损失费”、“分手费”等有损社会公序良俗的情感纠葛转化而来的,等等。可见不合法的民间借贷是大量存在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的首要任务就是对案件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对于不合法的不予支持。
 
法律思维的主线是权利和义务分析。以权利和义务的分析作为法律思维的基本逻辑线索,是法律思维的核心规则。经初步甄别后,对具体案件所涉合法与非法的判断只能通过权利和义务分析完成。对于民间借贷中的高利贷、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以及虚假诉讼等等有必要通过权利和义务分析进行甄别。传统意义上的民间借贷,或者称为狭义的民间借贷带有互助性质,一般都是合法的,但广义的所谓民间借贷则鱼龙混杂,高利贷、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以及虚假诉讼等等充斥其间。权利和义务基本应适当,而集资诈骗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权,属于非法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违反国家禁止性的法律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者无这种权利,这些都容易识别。问题主要在高利贷方面,在大众的概念中,高利贷是违法行为,所以几乎所有的高利贷放贷人都以民间借贷的名义起诉,不承认是高利贷。对一笔借款很难判断是否是高利贷。如果说高利贷是违法行为,就应当制裁。但现实中除少数以高利贷为业的人被追究非法经营罪之外,受到惩处的并不多。放高利贷的人权利充分膨胀,而个人所得的纳税义务等很少有人履行。高利贷似乎游走在合法与非法之间。
 
形式合理性优于实质合理性是通常的、无条件的,实质合理性优于形式合理性是偶尔的、有条件的,这是法律思维中又一重要的规则。对民间借贷纠纷,传统意义上的民间借贷有形式合理性,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以及虚假诉讼等等既然是不合法的,自然不具有形式合理性。而介于其间的高利贷,却缺少充足的理性化的法律来判断其合理性。而高利贷面广量大,在个案中逐案衡量实质合理性在力量、时间等条件上不允许。因此针对高利贷的法律缺少,制约了审判。
 
在强调“依法治国”的今天,法治的呼声越来越高,在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之间以程序公正优先为原则,实体公正优先为例外,是法治主义的唯一选择,但却是最佳选择。一方面民间借贷是传统民事案由,审理执行人员容易用老眼光看问题,简单机械的以书面证据认可事实,另一方面在一些案件中即使觉察到可能涉嫌违法情形或虚假诉讼时,不敢轻易否定借条形式上的法律效力,不敢大胆下判。因此要用法律手段规范、保护符合经济发展的正常的民间借贷行为,保护合法民间借贷双方的利益,引导民间借贷走上正常的运行轨道。虽然有关民间借贷的法律规定并不是很全面,但在具体案件已经有一些法律规定适用的条件下,自由裁量是有限的,审理执行中均应遵行程序公正优先,只有在法律无明确规定的条件下,才能更多地考虑实体公正。
 
在普遍正义优于个案正义方面,必须把对普遍性的考虑放在第一位,把对特殊性的考虑放在第二位。作为例外,在极其特别的情况下,法律允许并认可个案正义的优先。不过,法律对此有明确而严格的条件限制:第一,不优先考虑个案正义就会产生令人难以容忍的后果,以至于明显地、严重地与法治的理想相违背。第二,必须把此种情况的处理结果作为今后同等问题的处理依据,也就是要使特殊性上升为普遍性,使得即使在特殊优先的情况下也体现出“同等情况同样处理”的法治原则。民间借贷的普遍正义由法律体现,但这方面现行立法欠完善。一是规范调整民间借贷的法律规定少而分散,不成体系;二是规范调整民间借贷的法律规定以司法解释为主,制定的初衷以判案为目的,没有从专业法规的角度对民间借贷行为予以规范;三是部分规范调整民间借贷的法律规定不够明确,缺乏可操作性,如法律法规对区分正常的民间借贷与高利贷等规定不详,导致在实践中难以准确划分合法民间借贷与高利贷的界限;四是相关配套法律制度不健全,例高利贷的处理。因此加强立法才能把对民间借贷普遍正义考虑放在第一位。
 
检验法律思维的“试金石”是理由优于结论。法律思维的任务不仅是获得处理法律问题的结论,更重要的是提供一个能够支持所获结论的理由,理由优于结论是法律思维的重要规则。审判中要主动加强对相关法律法规的宣传,增强公民的法律意识,提高其办事和维权必须依法的共识,让他们认可法院处理采纳的理由。理由必须有针对性,例如对于出借人遭遇骗贷,应当从借款前应到相关产权管理部门查询抵押物的权属情况等方面阐述清楚。对于借贷的各种要素,包括出借人和借款人的姓名、借款金额、借款用途、借款时间、还款时间、还款方式及违约责任等,如是有利息的借款,还包括利率及利率的计算方法,都应当清楚。对于高利贷、集资者要让其认识错误,有违法行为的,相关非法利益不予保护。
 
 
所谓的民间借贷在法律思维的基本规则下既然已经“崩裂”,那么立法、审判、执行都应当同步跟进,及早将高利贷、水钱等等非法的借贷驱除,并绳之于法,这样社会主义经济、法治才能顺利发展。
 
责任编辑:澄研                        转载自江阴法院网